第002章 酒肉狐狸-逍遥渔夫 bet36备用地址_bet36体育娱乐_皇冠bet36

逍遥渔夫

第002章 酒肉狐狸

醛石2017-12-2 22:17:15Ctrl+D 收藏本站



  看清了墓碑上面写着自己祖宗的名号,贝海这才确定自己没有找错,要不是祭了半天认错了祖宗,那才真是丢人丢的大发了。

  按着顺序先把供品给祖太爷和祖太奶两位摆上,然后太爷太奶,祖父祖母,不光是摆上的祭品,还有烧纸叩头什么的,贝海一样也没有短了去。跪的那是端正方平,叩的那是声声作响。祖宗们要是泉下有知一定老怀大慰。

  一通祭礼下来,时间己经到了十二点多钟,早上吃的那点儿稀的早就消耗了一空,肚子己经开始有点儿造反的意思了。

  直接在祖父坟前的石制供台旁边坐了下来,在裤子上擦了擦手,直接伸手把供在台上装着牛肉块祭品的纸盘子拿了下来,捏了一块牛肉直接放进了嘴里。

  这是贝海家乡的风俗,一套过程走了下来就表示祖宗们己经‘享用’过了,祖宗们既然用过了那‘剩下’的当然就是留给孝子孝孙的了。外人是不可以吃的,但是贝海吃起来那是天经地义。

  “爷爷、奶奶,您二老保佑我这一次工作换的顺顺当当的,等着孙子我工作稳定了之后,就给你们找个孙媳妇,然后生个重孙儿,旁边的几位您们也用点儿心,多保佑我一下,要是我没个交待,您几位一个没的跑几十年后可都没香火享用了”一边吃着贝海一边嘟囔着自言自语和祖父母们说着话。老话讲的子孙不断,这才能香火不绝嘛,也不算威胁他们。

  “您说我恨不恨鲁义根?”

  贝海手中己经换成了一盘子白斩鸡,正拎着一个鸡腿往嘴里送:“我以前是挺恨他的,不过现在想想看,也就这样了,在国内我也不能保准一定上名牌大学,与其烦心这个事情还不如活的开心一点儿,人生短短几十年的为什么要因为不相干的人坏了自己的心情,您二老说是吧?”。

  这个鲁义根是山下伍家集的,六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母亲又改嫁了,嫌弃他是个拖油瓶就扔下了他。贝海的祖父看着可怜就带了回来,也算是养子吧。等着以后的日子越来越进步了,社会也更开放了鲁义根成了第一批走出大山出去闯荡的人,不知怎么的去了美国,混成了一个美国人。等着这位美国人回来的时候贝海的祖父己经离开了人世。

  开始的时候鲁义根是想着报养育之恩,一定要带着老贝家的单传贝海去美国读书,让贝海的父亲只要准备上大学的一小半学费就行了。本来这是好事儿,去美国留学别人想还想不来的事儿,贝海自然就跟着鲁义根就去了美国。

  开始的时候这鲁义根还想着自己小时候吃着老贝家的饭长大,不过日子久了事儿就发生了变化。久病床前还无孝子呢,何况贝海这个养父的孙子。渐渐心里就起了隔阂,那份报恩的心也扔到了九霄云外。

  在学习上贝海一开始还能和鲁义根自己的两孩子一起学习一起玩,不过很快就有事没事被安排在餐馆干活,然后干的时间就越来越发,最后就发展成每天从一放学就刷碗冼碟子,一直干到餐馆休息。这样天长日久下来,贝海哪里还能考上什么大学。

  到了贝海十八岁的时候自动离开了鲁义根的家,跟着朋友一起在社会上闯生活。

  贝海是成了美国人不假,不过实打实的成了半个美国文盲。只有高中毕业的学历你说在美国那个社会能干什么?只能干一些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不过就要一个月前,贝海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正因为要换到新的工作岗位,贝海才能在七月这个时候,有时间回国探亲。

  贝海边吃边和祖宗们聊着,供品中一半肉食下肚,贝海的肚子就完全饱了,看了看祖太爷祖太奶‘面前’还有一份完全没动的,实在是吃不下去了。

  伸手准备来最后一个餐后水果,橙子到了手上还没有开剥呢,耳朵里听到了一阵轻微的沙沙声,还有噢呜噢呜的叫声。

  抬起头来,贝海顺着声音发出了方向定眼一看,看到了一个火红的身影出现在离自己五六米的地方。

  一只红狐狸!

  个头不大只比家猫大上小两圈儿,正宗的山狐狸。不过这个狐狸看起来有些日子没有吃过东西了,肚子瘪瘪的,腰上的肋骨都能看见,一身红色的毛长的也不是很鲜亮,没了光泽,显得有点儿哑暗。

  不说这只狐狸的外表了,就光看这副盯着贝海身边供桌上的肉,小眼睛一转不转的样子,一准儿也是饿到了大无畏的境地了,要不是野生狐狸看到人一准儿早就调头跑的没影儿了。

  “看你也是饿了”

  看看这只狐狸真是可怜,贝海拿起了纸盘上一块不是太好的鸡胸肉扔了过去。

  一看肉块儿到了自己的面前,狐狸走了两步立刻就把肉叼在了嘴里歪着脑袋,狼吞虎咽的大吃起来。

  狐狸这么一走步儿,贝海发现了原来狐狸的右后腿有点儿稍显不利索,似乎是受了什么小伤。这样的伤对于人来说可能并不算是什么,养个十天半月的就好了,不过对于野生动物来说任何一个小伤都可能要了自己的命。

  估计就是因为这伤狐狸才没能打到猎物,才饿成了这样的。

  贝海扔出去的鸡肉三下五除二的进了肚里,吃完的狐狸用舌头卷了一下嘴,又冲着贝海叫了起来。

  狐狸叫声刚落,贝海又笑着扔过来一块。接下来只要狐狸一叫,贝海就扔一块,到了最后直接把纸盘子放到了离自己两米远的地方,狐狸也似乎不再畏惧贝海,埋头大吃了起来。

  贝海看着埋头大嚼时不时的抬头望一下自己的狐狸,笑着说道:“你这个憨货,怎知道我不是诱着你过来,准备拿你的皮子做一围脖的!为了点儿吃食小命都不要了”。

  贝海哪里知道这狐狸因为腿伤己经快两周没吃过像样的东西了,这次说不准早就在心里下定了决心要死也要做个饱死狐,这才顺着肉味儿过来的!有道是天大地大吃饭最大,饱死狐怎么也比饿死狐好点儿,这才壮起了胆子问贝海这个生人要吃的。

  剩下的肉食全进了狐狸肚里,贝海看着又盯着自己的狐狸:“别再看了,再看也没有了!”说完对着狐狸摆了下手:“我要回去了,你也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说完贝海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然后拎着还剩大半瓶子的海之蓝准备调头回家。

  走了还没有到一刻钟,贝海听到身后又传来的噢呜叫声,一回头又看到刚才的狐狸不知什么时候跟了上来。

  “你别跟着我!”贝海看着狐狸有点儿无耐的说道:“回去吧,我们村里有狗。而且就算你跟着我我也没地儿养着你去,回去吧!”。

  说完对着狐狸继续伸手赶着,同时打趣的说:“去!去!回家去。咱们一起吃饱喝足也算是缘份,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现在咱哥俩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吧!”。

  狐狸望着贝海,向着这边移了两步,然后张开了嘴吐了一个东西到了地上,冲着贝海噢呜噢呜的叫了起来。

  狐狸报恩!一看这动作贝海的脑子里不由的跳出小时候听过无数次的故事。这种故事听多了,但是要在以前有人说狐狸知道报恩,贝海十有八九笑笑了事,不过现在放到自己身上由不得贝海不相信。

  好奇狐狸给自己叼来了什么东西,向着那东西走了两步,一弯腰摸到了手中。轻轻的捻开上面的浮土里面的东西露了出来。

  看着手中的东西,贝海不由的一愣神,虽说不怎么鲜亮贝海还是认出来了,这一小块金子,一个金子做的小元宝,只有拇指盖大小不过十足十的人工做出来的小号金元宝。而且看这色泽似乎也是有点儿年头了。

  古墓?!贝海手中摸着小金元宝立刻猜想这狐狸是不是打洞打着打着钻到了一座古墓里。谁敢说这连绵百里的大山里就没有一两座古墓?

  想起以前看过的盗墓小说,贝海立刻脑洞大开,胡思乱想起来。对于一个土鳖加**丝来说,还有什么能比古墓里的财宝更让人向往的。

  想着想着贝海自己就先乐呵坏了,以致于连古墓属于国家这个至理名言都给忘到了脑后。

  蹲了下来捏着手中的小金元宝,贝海的脸上满是笑容,而且声音也放的很温和,生怕一下子把眼前的‘闪着金光’的小狐狸吓跑了。

  按理说吃了你几块破肉,人家狐狸哥给的小金元宝己经相当够意思了,就算贝海这个在美国餐馆干了七八年的老端盘子的都不得不说,狐狸哥小费给的豪气,这才真是有钱任性。

  “这是从哪里叼来的?”贝海对着狐狸晃了晃手中的小元宝,活脱脱一个想骗小娃娃手中棒棒糖的无良大叔。

  狐狸就只是狐狸而以,哪里能明白贝海说的什么意思,说真的要是狐狸来一句:你想知道就跟我走。一准儿吓的贝海尿裤子!

  狐狸这边一听贝海说话就跳跳并且欢快的叫上两声,然后贝海一说狐狸又这么来一次,一人一狐就这么驴头不对马嘴的‘聊’了大半个小时。

  “靠!受不了了”贝海实在是拿狐狸没撤了,说了半天口有点儿渴了,下意识的拧开了瓶盖灌了一口,喝进了嘴里才想起来,自己带着的是瓶海之蓝。这下子酒立刻从嘴里喷了出来,在贝海面前的地上散成了一道水渍。

  接下来让贝海吃惊的事情发生了,狐狸立刻伸着脑袋开始添着地上干树枝上的酒渍。看着样子还似乎非常好这一口儿,咂巴嘴的声音贝海都能听的一清二楚的。

  贝海看着狐狸投入的舔着酒,目瞪口呆喃喃道:还是个酒肉狐狸!

  看了一会儿,贝海心里就有了主意儿。只要知道有爱好就能拖下水,新闻上放的贪腐案子又不是一件两件的,反正每次都是本来纯洁的小官儿受到了无良的人引诱,最后被腐蚀了。区区一只狐狸哪里还能跑的掉!

  既然有所好,贝海立刻投其所好,直接拧开了瓶子,掏出带着的小酒碗,倒了半碗放到了地上,这下子狐狸立刻闻着酒香就凑了过来,伸着脑袋毫无顾忌的开始舔着碗里的酒。

  怪不得书上写着三碗不过冈,原来真有有缘因的。

  十分钟的功夫不到,眼前的小狐狸连喝了三小碗,连站着都开始打起了摆子。接下来就摇摇晃晃的转头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贝海则是一脸笑意的提着酒瓶子跟在晃晃悠悠的狐狸身后,趁这机会正好去看看这狐狸家住哪里,门牌号是多少!下次大家走动起来也方便不是?

  嘿嘿!

  跟在狐狸身后的贝海听着自己的笑声都觉得有点儿猥琐。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