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一奖背三年?-逍遥渔夫 bet36备用地址_bet36体育娱乐_皇冠bet36

逍遥渔夫

第015章 一奖背三年?

醛石2017-12-2 22:17:36Ctrl+D 收藏本站



  登机之后贝海以为自己可以离着黎未未和禹欢远一点儿了,当然要是自己和赵融单独呆在一起的话,倒也是可以商量。

  不过显然老天不准备上贝海如了意去,禹欢的座位正好在贝海的旁边,而且黎未未两人正好坐在贝海的后一排。

  这趟十二个小时左右在旅程,贝海除了小睡了四五个小时之外,就免费的被姑娘普及了一堂时尚课,从什么牌子又出了新款的包包,到啥牌子的化妆品对皮肤更好,然后在到今夏一直到明冬的时尚流行趋势。

  听的贝海差点儿吐血而亡,不过从三个姑娘谈话中贝海至少知道了一件事情,这三位的家里都不是什么小富即安的人家,一个什么化妆品都要上几千的,而且说的这么顺口的能是小门小户家里出来的?

  这下子贝海连对于赵融的那一丢丢的小心思都没有了,自己和这几位姑娘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等着下了飞机,贝海觉得自己尽了最后一部分绅士风度,提着只最大的箱子送到了等出租车的地方。

  放下了行李,贝海就对着三人说道:“那我就把你们送到这里了,反正你们到了酒店就有服务生帮你们送到房间里去”。

  “那谢谢了!”黎未未对着贝海笑了笑:“你要是有时间到波士顿去找我们玩!”。

  这三个姑娘都在波士顿读书,贝海听着学校还是挺牛叉的,黎未未在新英格兰音乐学院上学,学的是长笛。禹欢则是在埃莫森学院读文学。赵融则是在东北大学读设计,这个东北大学可不是国内的东北大学,名字虽然一样,不过国际声势不可同日而语。三个人的学校都是挺牛叉的,虽说没有国人熟知的哈佛和麻省,但是绝对算的上是美国名校了。

  “有时间一定去叨扰”贝海说完就想着转身离开。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

  这边贝海还没有转头呢,就听到不远处传了一阵带着一点儿贝海老家口音的县城普通话。不用回头贝海都知道,自己现在室友兼好友卡森·金斯伯格到了。

  这小子从贝海到美国来上学的第一天就和贝海认识了,并且很快的成了死常,这样自然就和许辉、杜合认识了,一口偏向县城的普通话就是许辉这两货教的,当然了许辉和杜合两人满口旧金山风格的英文也是出自于卡森的教导。

  “海哥!你这次和朋友一起来的?你的这些朋友可真是漂亮!”项着一个光亮亮脑袋的卡森一过来就对着三姑娘伸出了手:“我叫卡森,你们也可以叫我的中文名字,贝河!”。

  因为贝海叫贝海,这小子就跟着贝海姓贝,现在名字叫贝河还算可以的,刚一开始的时候叫贝有钱(倍有钱),这鸟名字才真是逆天呢。

  看着卡森拉了一遍手,贝海立刻说道:“她们还要去酒店!别耽误人家事儿,坐了这么长时间的飞机都累了!”。

  这话的意思就是你别多事儿,咱们赶紧的回家去。

  卡森似乎没听出来贝海的意思看了一下三人脚边的行李张口说道:“你们这要打几辆车啊,还是我们送你们到酒店吧,我开着皮卡来的,这些箱子非常好装!”。

  靠!贝海恨不得把这见了美女就迈不动步子的**小犹太直接扔旁边出租车的轮子下面,然后自己再跳上车来回碾上七八趟,一边碾一边还要叫着:我叫你多事!

  “你开的是皮卡?”禹欢立刻张口问道。

  卡森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对啊,五座的,刚好坐的下!”。

  “那真是太好了!”禹欢三人那是相当高兴。

  贝海也只得跟着人家笑了起来,为了给自己打打掩护还说了两句:没想到你开皮卡来接我!

  总算卡森这次没有再弄出什么妖蛾子来,至少没有跟上一句:我就只有这一辆车!这样露了老底的话。

  这下好了,卡森去开车,贝海几人则是在这里等着,然后搬行李一直把人送到了市内的酒店里,两人这才调转了车道向着自己的小窝。

  “你的运气可真好,走路都能带到这么漂亮的姑娘”卡森驾着车子走出了酒店上了大路转头对着贝海来了一句:“为什么你没有给她们做导游,这么好的机会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贝海听这话顿时想起了这小子屁事多来着,往人家面前凑了这么一会儿,也没有什么成绩出来:“漂亮跟你有什么关系!好好看你前面的路,自己就是经济人见的漂亮姑娘还少么?没见识!”。

  提起做什么导游,贝海想起来过两天就要一了约定在培训时间了,一想到了这里贝海立刻摸出了手机,给码头公司的负责招工的人打了一个电话。

  聊了两句之后,贝海有点儿发愣了,呆呆的望着车前窗。

  “出了什么事儿?”卡森问道。

  贝海眨巴着眼睛说道:“码头的工人居然罢工了,不光是工人罢工连培训的人也罢工了!”。这边一个电话过去,人家说现在正在罢工,什么事儿也办不了,而且还告诉贝海什么时候结束就三个字:不知道!

  “忘了告诉你了,码头工会组织的码头工人罢工己经快一周了,整个洛杉矶码头都瘫痪了,现在船运货物都转道旧金山”卡森转了下头说道。

  “这帮子搞工会的吃饱了撑的”这一罢工让贝海过两个月有份工式而且固定工作的愿望落空了,心里自然是有点儿不满的。

  不过就是不满也没有办法,美国的工会尤其是有点了规模的公司,工会的力量都相当强大。跟国内工会只会组织点儿唱歌跳舞,轮到老板让加班屁话都不敢放一个,美国的工会组织的活动最主要的就是两个字:罢工!不是要求长薪水就是要求减少工作时间,反正就是这两样。

  碰到这事儿也只能怪贝海自己点儿背。

  想到了点儿背,贝海不由的把这段时间的事情捋了一下,这边一捋才发现,自从得了宝贝之后,似乎有点儿不对路子,去抱两条狗被孙老爷子拉着看了几天家,接个人居然能接到穿着一模一样衣服的黎未未,买个金子还是成色不足的,一克二百还要少一点儿,在机场又碰到了黎未未不光被人拉着拎了包,下了飞机还义务的送到酒店。

  “难道自己也是遇到了奥斯卡一样的魔咒?是自己好运用光了,现在就剩下走点儿小霉运了?”贝海嘴里嘟囔了一句,所谓的奥斯卡魔咒就是得了奥斯卡奖的主女角会走三年背运,也就是一奖背三年

  “什么?”卡森没有听清楚贝海嘀咕什么,连忙问道。

  贝海回过了神来,对着卡森摆了一下手:“没什么,你开你的车!”。

  “忘了问你,这次怎么没有带行李,比去的时候都少”卡森又问道。

  贝海早己准备好了说词:“过两天我的一个亲戚公司往这边发货,正好把我的东西一快发过来,到时候去取就行了”。

  卡森听了点了下头,继续开着自己的车子。

  到了公寓,贝海手中提着小包,站在自己门前等着卡森开门,正准备进门呢听到隔壁的门开了。

  “魏姐,你好啊!”贝海看着走出来的三十岁出点儿头的少妇笑着和人家打了声招呼。

  邻居名字叫魏蔚,是从国内过来上学的,都是中国人自然就比别人热络一点儿,贝海也见过她的男朋友,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不过见面也都点点头。

  打完了招呼贝海就有点儿小愣了一下,发现跟在魏蔚身后出来的男人并不是以前的那个,虽说年纪上差不多都是三十多岁,不过这位长的可比前面那位帅气多了,也不能说帅气要是形容的话就是有气质,温文而雅。

  “这是我的丈夫,齐一铭。昨天刚从国内过来!”魏蔚有点儿尴尬对着贝海介绍了一下。

  齐一铭道是很热情对着贝海伸出了手:“幸会,幸会!”。

  和贝海卡森两人握了握手听着两人介绍了一下,齐一铭又热情的说道:“等会儿到家里喝上两杯,没有想到隔壁就住着国人,这下子有时间也能多讲讲中文”。

  “人家贝海才刚回来,你就让人家休息休息吧!”魏蔚立刻对着丈夫说了一句,然后就对着贝海两人说:“我们还有事儿,先走了,回见!”。

  “回见!”

  两人这边一进了门,刚带上了房门卡森就对着贝海问道:“这和以前的不是一个人吧?”。这小子虽是一口流利的中文,不过看中国人却还是老外作风,认为亚洲人都长的一样的脸,就像我们乍一看老外一样,大至一看都差不多。

  “不一样!”贝海坐到了沙发上长出了一口气。

  “那……”卡森又准备开始琢磨了起来。

  贝海看了一眼卡森:“又关你什么事儿?”。

  这事儿太常见了,两口子一人到国外一人在国内,时间短点儿还好说,要是时间长一准儿红杏墙绿帽常的事,说的白一点儿不是为了什么爱不爱的就是找个人做个伴儿,打发一下寂寞的时间。

  “我就是琢磨一下”卡森则是继续想着这点破事儿。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