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有人添火有人降温-逍遥渔夫 bet36备用地址_bet36体育娱乐_皇冠bet36

逍遥渔夫

第149章 有人添火有人降温

醛石2017-12-2 22:21:24Ctrl+D 收藏本站



  早晨八点多钟的太阳晒到了屋里,贝海才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抬手看了一下表离着和马特约定的九点还差四十分钟,这才晃晃悠悠的进了卫生间洗澡顺带着刷牙什么的。

  昨天贝海这边的三位船长没有商量出太多有用的东西,最后还是迪戈做成了点儿小生意,答应了贝海把自己网号时不时的租给贝海出海。至于猎手号等四个船长那边也似乎没商量出什么有用的事情,反而是梅尔这边满怀热情对着皮球这边用心的伺候了起来。

  换上宽松的衣裤,外面罩上了一件羽绒衣,贝海跳上了自己的皮卡向着马特的家里驶去。

  沿着公路刚靠近了小城的边儿,贝海就听到后面有车冲着自己按着喇叭,通过后视镜一看原来是那个民主党员约书亚?李。

  贝海好悬的没有认出来,因为现在的约书亚穿着一件灰色的外套,头顶着一个灰色的棒球帽,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个市上候选人,加上还驾着一辆老雪佛兰的皮卡,皮卡后面还托着一艘家用的快艇。看起来像个渔夫多过于像个政客。

  把车往路边靠了靠,贝海等着约书亚的车子凑了过来问道:“今天准备出海?”。

  “约了人去钓钓鱼放松一下”约书亚按下了车窗对着贝海解释了一句然后问道:“你这是要去哪里?”。

  “去马特那里制熏鱼去”贝海也直接说道。

  约书亚这边听了微不可见的点了下头:“听说你要起诉格洛斯特警署?”。

  贝海笑着说道:“你的消息挺灵通的嘛。是有这个事儿,可能这几天我的律师就提出诉讼了”。

  约书亚摇了下头:“今天波士顿法庭的书面文件就己经传到的警长的办公室了!因为什么事情?”。

  “你想要做说客?”看着约书亚这么积极,又是在路上叫停自己的车又是追问的这么热切。贝海直接问道。

  要是约书亚这边插一杠子想让自己息事宁人,贝海觉得还真不好办了。因为在齐一铭的事情上人家约书亚就帮了自己一把,虽说也算是支持他竟选的交换,不过贝海知道,要是自己来办这个事情可不是几万美元可以搞定的事情。变向的相当于欠人家一点儿人情,要是约书亚有说情的意思,贝海只能认真的考虑了。就这么小的镇子。约书亚认识警长那是肯定的。

  还好约书亚回答说道:“我做什么说客,这个警长是现在市长任命的。关我什么事情!我不是想让你停下来,而是有一些东西想给你,你可以转交给你的律师,看看能不能用的上!”。

  靠!听了这话贝海明白了。感情约书亚这货是来落井下石的,而且还落的不亦乐乎!

  “那我可要多谢了!”贝海笑着感谢了一句。

  约书亚脸上的笑容也更盛了一点儿:“对于警队中这样的败类,还是要尽早敲打的好,要不是以后会犯更大的错误,比如说酿成又一个巴尔的摩!”。

  你看看人家这话说的,就算是现在用录音机录下来都没法指证人家,落井下石落的干脆利落,而且还能义正严辞的,真不愧是搞政治的这小心肠就是黑啊。

  “那资料你发我邮箱还是怎么说?”贝海一看表。真的没多少时间了,自己这边还要去和马特一起熏鱼呢,自己这边还有一百磅的鱼要熏。

  “先发电子档吧。如果你的律师需要的话,让他们派人来我的办公室取文件就行了”约书亚这边也挺忙的。要不是看到贝海的车子就在前面,而且还有这事情,约书亚早就超过去了。

  这个消息约书亚也是刚刚得到的,对于约书亚来说现在贝海只要对政府机构提出诉讼,变向的就是对自己提出了支持。看看贝海请的律师。约书亚一眼就能看出这一场官司贝海的重视程度,还有赢的渴望。当约书亚知道其中一条还有种族歧视的时候,高兴的差点儿没过方向盘给拍坏喽!

  约书亚根本不关心这个种族歧视是捕风捉影还是怎么是怎么的,只要对自己的竟选有利那就要利用起来,甚至约书亚跟本就不关心贝海的官司是输或是赢!

  刚听到这消息,约书亚放下的手机没多久就看到的前面贝海的车子。跟了四五分钟,反复的思量了一下,添点柴加点火的计划就从约书亚的脑子里跳了出来,这才有了叫停贝海车子的事情。

  一大早出来就遇到一个扇风点火的!贝海望着约书亚的游艇屁股对着自己低声的说道。

  在去马特家的小岔路口,贝海和约书亚分开了,还没有走几步呢,贝海就听到自己身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贝海直接掐断了,不过这个电话根本不死心,过了两三分钟又打了过来,当然结果又是被贝海掐断了。

  马特的家和贝海家比起来小太多了,当然了两幢房子的价格也不一样,这样的路边的两层小木楼也就是十万美元出点儿头,别看是上下两层,一共也就是四五个房间,按国内的算两百平不到。

  这样的房子几乎就是没有前院的,到是房子的后面有一块小草坪,今天制作熏鱼的熏房就在那里。这么小的房子自然也是没有车库的,不说马特家,这片所有人家都没有车库,大家的车子都停在路边。

  停下了车子,贝海拉开了马特家前面的小栅栏门,冲着里面大喊了一声:“马特!”。

  “快点儿过来,门没有锁!”很快后院传来了老马特的声音。

  贝海直接推开的栅栏门,然后是屋前门最后是后门。推开了后门直接就看到马特和齐一铭正在围着一个木头小房子忙活着,说是小房子有点儿不恰当,说是背靠背的两个大衣柜就有点儿像了。

  “这就是熏房?”贝海走到了旁边,伸着脑袋开始打量起了眼前的木特的熏房。一听熏房两个字,贝海还以为很大的东西,怎么说也要像个活动的硬板屋啊,就算比齐一铭现在住的小点,但也不能小这么多吧。

  不得不说贝海心里有点儿小失望,因为眼前的熏房对着房这个字,也就能凑活用个柜字。

  正当贝海这边想发两句感慨之类的,口袋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摸出来一看又是那个电话号码。

  “请问你找谁?”接通了电话贝海说话的语气就有点儿不善了。

  “您好,您是赫尔?贝先生吗?我这是里市长海登的办公室,我是伯尔曼”电话的那头传来了一句带着磁性的男中音,不得不说声音很好听,而且也很温和。

  贝海知道这个伯尔曼?海登是谁,这位正是格洛斯特的现任市长大人!

  不过贝海决定无视这位,因为自己现的已经投靠了民主党了,没必要对一个共和党人客气啥子,不说什么党的党的就算贝海是个平民对市长也用多尊敬,资本主义讲民主平等的嘛!就算是吃了公众的憋屈像是市上,州长这类的公众人物十有*也就笑笑了事,至于报复一时你是爽了,不过你的政治对手马上就会用这事让你爽到从现在的位子上滚下来。

  所以说市长?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连个平民都不太吓的倒,何况一个投靠的民主党的小富翁!

  “你好伯尔曼市长,我是赫尔”贝海轻飘飘的回了一句。

  “我们也不多绕圈子了,贝先生我们能交流一下关于您诉讼格洛斯特警署的案子么?”伯尔曼那边直接把话挑明了。

  早上伯尔曼从警局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就对着掏枪的警长大吼了一通。现在是竟选期,台上的人自然想着一切都是安安稳稳的,台下的人比如约书亚这样的当然是恨不得天下大乱来证明台上的人无能。

  做为现在一心求稳的市长伯尔曼能不生气么!

  格洛斯特是个小城,说是警署连警察带警长也就是五个人,职责自然只要警察该干的他们都干,不过小城嘛治安真的挺好的,一年中最主要的工作量就相当于国内的片警,管小区胡同什么的。想想看别说干了几十年就算是干上五六年再经过严格训练的警官也成了软皮条了。所以说这里警官的素质也就不剩多少了。

  伯尔曼给贝海打个电话就是想问问有没有可能把这个事情降降温,虽说知道不太可能,不过有希望就要试试嘛,官僚在涉汲到自己官位的时候总是很积极的,这一点不论古今中外都一样。(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