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人离乡贱-逍遥渔夫 bet36备用地址_bet36体育娱乐_皇冠bet36

逍遥渔夫

第166章 人离乡贱

醛石2017-12-2 22:22:11Ctrl+D 收藏本站



  贝海听到卜玉军这么一问,就知道这位不了解美国人的习惯,认为自己在美国经营的是淡水鱼呢。

  “美国人几乎不吃这种很多刺的鱼,要说淡水湖中的鱼类那在美国河里湖里的都成祸害了,美国人还要花钱治里咱们常吃的鲤里、草鱼这一类的鱼呢。我在美国做的是海水鱼类,而且是大鱼,一条鱼都是上百斤的那种,这种鱼没什么刺儿,吃起来方便!”贝海只得给这位村支书解释了一下。

  听贝海这么一解释卜玉军跟着叹了一口气说了一句:“原来是这样!”。

  “美国人不吃河里的鱼?”胡三婶听了似乎是有点儿不相信,张口就问道:“那他们就都只海鱼面包?”。

  “人家那还不是有牛肉嘛,海鱼牛肉夹在面包里一裹每天换着吃呗!去给大家整点儿水,支书说不喝你还真不倒了!”三叔立刻对着三婶训了一句。一边训着一边在心里想着:人家村支书和海娃了谈正事,你一个老娘们家家的插什么嘴!

  贝海想到了贡品就不由的说了一句就笑了,以前贝海也听说过这种鲤鱼,小时候相信自己家乡出什么贡品鱼,现在贝海是不信的,以前的运输条作这新鱼要运到首都去怎么说也要十几二十天的,皇上想吃条新鲜鱼还要等这么些天,要9↙是贝海不知道砍了多少颗脑袋玩才能打发这期间无聊的时间了。

  而且这种鲤鱼一般都是野生的,深点的山溪还有山脚的大河里都有。鱼的个头不大,最大也就是四五斤的样子。肉质很好不过挺娇贵的,就是这片大山里的水好养活。一出了这里的水不用几天就能养死掉了。

  现在不说外面了连这大山里一些污染重的地方也都养不活了。

  “你还别不信,真是贡品!以前乾隆下江南的时候就路过咱们这里一吃了这鲤鱼就大赞味道好……”卜玉军一看到的贝海脸上的表情立刻明白了这小子不相信自己的话。立刻开始解释了起来。

  卜玉军说的故事贝海早就听说过了,反正贝海听故事听到清朝皇帝的都觉得不可信,尤以乾隆这个老家伙为最,民间的传说真的太多。谁知道这十全老货为什么这么喜欢满世界的溜跶,到处说这家的东西好吃,那家的东西棒!

  “好了,好了,贡品!”贝海笑着说道:“再是贡品这事儿也容我想一想,要不这样吧。等我盘算一下是不是能养这个?要是不成呢,我现在也没那本事答应你说一准儿投钱到什么地方来。再说了我的资金今年真的挺紧张的,最少要等到明年,你看怎么样!”。

  卜玉军望着贝海说道:“你小子把这个事情儿上上心!”。卜玉军这次来也没有准备今儿就让贝海掏出钱来,反正得了贝海的这句话也算是有了点儿小收获。难不成还能贝海不愿出钱这次就不让他出村不成?

  “嗯,我知道了!”贝海点头说道:“这个事情我一定会仔细考虑一下的”。

  贝海虽然不相信这鲤鱼是贡品,当然了也可能古人的法子多,能把这鱼活的运到首都去也不说定,但是卜玉军这边一提贝海就想着是不是用空间真的可以试着养一下这种鱼。

  “那我就回去等你的消息去了!”卜玉军边谈到了这里也挺满意的。站起来对着贝海挥挥手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卜玉军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贝海转头对着三叔三婶问道:“怎么他成了村支书了?”。

  “现在是村长书记一肩挑,村里就他说了算,不过呢。卜玉军也算是为村里干了不少的好事儿,还算挺不错的”三叔说道。

  三婶对着贝海问了一句:“你真想在这里投钱?”。

  “看看呗,合适就投不合适那总不能把钱往水里扔吧”贝海笑了笑说道。

  三叔抽了口烟说道:“这话是正理。现在一些人太不讲究了为了点儿小便宜脸都不要了!”。

  这话听了贝海一头的雾水,三婶这边看贝海不明白就解释说道:“山偏西脚边的齐集子。有一位老板承包了溏子养鱼,很大的水溏子鱼苗加上费用听说人家老板投进去了大几十万。就在九月份的时候。也就你刚走了没多少天,那边的塘子就到了起鱼的时候了。这下可好,整个齐集子老老少少的人都去人家的塘里去捞鱼了,更有的还叫上了亲戚朋友一起,一塘子鱼没两天都被这些人捞走了一大半,后面再来几天整个溏里鱼都没了,人家老板那一家子忙活了两年亏的血本无归啊!”。

  “哎!”贝海听了这事儿只得摇了摇头,网上看到这样的新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抢鱼的有,抢人家翻车水果的也有,现在很多地方的农民也不能用朴实来形容了,说白了刁民两字形容他们正合适。

  别一提起来就认为一些弱势群体都是不懂法的法盲,虽然他们不懂法,不过一个个的都还明白法不制众的道里!聚集在一起就能干出抢人东西的事情来。

  贝海也没有问警察怎么样,贝海甚至都不用去问,警察碰到这样的事情哪里有什么办法,至于说怎么处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后只能是自认倒霉。

  “人家老板一听这事情,东西一扔连合同也不干了直接撂挑子不干了。这事出的一开始乡里县里还当个趣事说,后来连带着有几个谈好投资条件的人家也都不来了!卜玉军这里前几天见了一个人,人家一听是咱们这县的,直接就见了一面然后就没有下文了”三叔说道。

  贝海以为就没下文了,谁知道三婶这边又说道:“现在县里压乡里,乡里书记乡厂都挺恼这事儿的,齐集书记村长在乡里自然都没落到好,然后村支书和村长这回去以后就是一顿收拾,反正想收拾你的法子多了去了!后面齐集的人还闹上访,几辆托拉机礁没出县界边上就被乡长带着一帮子人拖回来又是一顿收拾……”。

  听三叔三婶这么一唠叨,贝海觉得这故事都能改一几十集的电视剧了,要是给韩国人拍,说不准都能凑到上百集。

  “这就没一个人想到**的?”贝海听了不由的一阵唏嘘,农民抢人东西固然不对,不过乡村干部作风简单粗爆那也是有目共睹的。

  “讲什么法,把齐集那帮不要脸的王八糕子都抓起来都不为过!……”三叔还是挺气愤的做为一个农民罕见的这一次站到了乡镇府这一边。

  说完对着贝海叹了一口气:“你要是真的打定了主意投点儿钱,还真是投在哪儿都不如自己家里靠谱!要说这养鱼的老板还不就是吃亏在这点儿上?要是本地的人,就算是有人抢抄起扁担来直接拍趴下几个,就算是豁的出这个脸,谁还能为了几条鱼豁的出命去?”。

  三叔话中的道理贝海都明白,而且贝海现在考虑这个事情就是投在卜家村这边,也没有想着往别的村子里去,要是投别的村子贝海还真不如不投这个钱呢。别看你投之前有些人拍着胸口说这说那的,等着你钱一落地,那不知道怎么开始折腾你呢。

  虽然贝海不一定知道里面的弯弯绕,但是大体的情况还是了解的,这一点儿在社会上闯荡过经历过一些事的人都知道。有句老话不是说的好么:物离乡贵,人离乡贱!在这个社会上很多时候本乡本土的优势决不可小视的。

  三叔和三婶自然不什么圣人,小私心嘛总归是有一点儿的。而且这样的私心就算是对人言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贝海说的投资可是很大可能是三叔三婶家能沾上好处的。听到贝海有意思投资自然是想着要是好了给自家的孩子也谋个活儿干干,不光是离着家近而且老板的性子自己也清楚,跟着贝海干活家里的孩子吃不了亏去。

  心里有这样的打算,那自然的就要多说上这么两句。

  “我也就是这么一说,如果说要真是准备投的话,也要差不多一年以后的事情了”贝海笑了笑说道。

  三人又凑着聊了一会儿说了两句。

  “东西都准备好了”三婶望了一下院子里的东西说道:“都给你搬车上去?”。

  “那咱们就搬吧!”贝海一听也没什么事儿了,这就把东西往车上搬呗。想要把东西搬到车上还要经过一道小推车的手续,因为村里的路太窄车子开不进来,只得用小推车把这些东西推到村口麦场上去。

  把东西都搬上了车子,还好这是大奥迪,虽说里面时不时的冒出两声猪哼哼什么的,不过好在里面的空间大,这些东西还放的下。

  “三叔三婶,你们回去吧,我走了”贝海伸从车窗里伸出了脑袋对着两个挥了挥,然后就发动了引擎。

  本来贝海的打算是去趟孙老爷子那里看看,不过现在嘛自然是先找个地方去钓几条野鱼去,什么贡品鲤鱼是必要的,其他的家乡鱼不管有没有名字的也要来一点儿吧。有了这样的想法贝海就得找个地方钓钓鱼或者说是网网鱼来的合适了。(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