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无电的圣诞夜-逍遥渔夫 bet36备用地址_bet36体育娱乐_皇冠bet36

逍遥渔夫

第196章 无电的圣诞夜

醛石2017-12-2 22:22:54Ctrl+D 收藏本站



  站在厨房操作台旁边的贝海面前放着切好了两盘子冻牛肉,还有个盘子上面也摆了一半。劈柴的活儿被两位女汉子承包了之后,贝海就不得不进了厨房为晚上的圣诞大餐作准备。

  老实说这次的圣诞大餐有点儿奇了怪了,在美国这边过圣诞火鸡那一准儿是少不了的,但是一帮子几乎都是中国人,唯一的一个老外还长了大半个中国胃,晚上的火锅似乎也有这么几分道理。

  反正不管怎么着吧,这个圣诞就这么过了!

  贝海现在从进厨房到现在两盘半的肉切了快一个小时,不是贝海刀功不怎么样,而是电话时不时就响起来,现在打进来的还都是贝海认识的人,大家的关系至少也算是相处的还不错。

  现在和贝海通话的就是伊斯拉?考夫曼,就是那个和贝海一起去考证的那位年青的小伙子也是网号船长迪戈的儿子。

  “你也要来?”贝海听了那头伊斯拉的话不由的脸色就有点儿发苦起来:“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凑这个热闹,老实的跟着你父亲吧。别让我以后看到迪戈都不好意思,好像是我撬了他的船员似的”。

  贝海这边的话刚落声,就听到电话的那头传来的迪戈的声音:“嘿!赫尔,我在旁边呢,我尊重儿子的选择,我这~边没有关系的!再说了我的身体很棒的我要一直在海上干到八十岁,在我到八十的这段时间里他是没什么机会当船长了,至少是网号的船长!他还年青让他跟着你学学我认为也是好事!”。

  靠!贝海听了心里不由的暗自来了感叹了一声。现在贝海怎么说?还能怎么说啊:“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可就真的撬人啦?”。

  “那我们说定了?”伊斯拉听贝海这么一说非常开心的回道。

  “嗯!这么说定了”贝海点了点头。伊斯拉这个小伙子虽然有点儿胖身上有一种憨傻憨傻的气质。但是干活真是没的说,虽说是跟着自家的老子干。不过迪戈可不会因为他是自己的儿子就放纵,不光没有放纵反而对他比别人要求严格的多。

  “到时候船上的大副是乔伊,船员现在有马特的儿子莫雷、康里?艾格德还有就是你了”贝海说道。

  “乔伊是头儿?那可真不错!”伊斯拉听了贝海说到了乔伊的位子不由的更加开心了。

  贝海看看眼前的牛肉还有一大半没有切好呢只得对着电话说道:“行了,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挂了,正在准备圣诞大餐呢”。

  “好的,再见船长!”伊斯拉连忙说道。

  贝海这边放下了电话,就开始忙着切起了牛肉来了。

  伊斯拉这边放下了电话,转头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爸爸,下个渔季你怎么办?”。

  迪戈笑着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现在我己经不是前几个渔季的我了。凭着这个渔季的收获,你认为我找个人手会有多难?”。

  迪戈的妻子这时插口说道:“你的父亲没有事情,直到你十八岁的时候他还不是和别人一起出的海?”。

  迪戈在旁边听了笑着点了点头:“还好我让你早点儿打电话,看看这些人比我们早的多了,莫雷我们不说了,乔伊也可以不提,可是康里为什么会比我们还早知道消息?”。

  “是啊,太快了一点儿!如果等到了明天之后还真是说不准了,大家都不过圣诞节了么?”伊斯拉也是刚听到消息。这边伊斯拉还在迟疑是不是要在这个时候给贝海去电话呢,因为现在谁家不是在准备圣诞晚餐啊,还是迪戈催着他这才给贝海拨了个电话。

  同样的一句话现在也从齐一铭的嘴里吐了出来:“大家都不过圣诞节了么!迪戈这是把儿子弄进来了”。

  贝海可没好意思说,你提的也不差吧。未来的小舅子。

  卡森这个时候笑着说道:“如果有钱赚对我来说过不过圣诞节都差不多”说完走到了齐一铭的身边,伸手拿了个小西红柿放进了嘴里嚼了起来。

  现在三人呆在厨房可就不是平时用的小厨房了,而是招待客人用的大厨房。整体的感觉就像是美剧中的豪华别墅里的大厨房。看起来跟个大房间似的,中间有操作台还有大大的吸油烟机。这认厨房别说现在才三个人就是十三个站里面也没多大的问题。

  “海哥。没想到你的渔夫干的这么出色?!一听说你要招人手立刻一大拨子人打电话过来求职!”卡森一边吃着西红柿一边说道,嘴里嚼着一个左手上还有一个。右手就己经向着洗好的小箩筐里伸了过去。

  齐一铭在旁边说道:“渔季一结束只要有人和我聊天,不出五句一准儿聊到我今年的收入是多少!我都成习惯了!就我被人聊天的情况来看!我琢磨着是这样一个情况!看样子今天原本有他电话的号码的都会打电话过来,下面我估计从别人那要到号码的怎么说也要明天或者是后天,明天两天他还有的忙!”。

  “算了,今天我直接关机好了”贝海听了觉得也是这个理儿,如果按着这个样子下去,自己这一个下午也什么活儿都不用干了,直接接电话得了。

  电话一关,贝海的耳朵果然是清静了很多,不过一个小时没到的功夫,齐一铭的手机开始响了起来,打电话进来的人无一不是在聊了两句之后就扯到了贝海即将在添的新船上。等着圣诞大餐之前,齐一铭也终于受不了关了自己的手机。

  天色还未黑的时候,贝海这拨人就己经开吃了,因为大家说好了的,到了晚上的时候不用电中最多只用蜡烛。

  说是火锅和火鸡一起吃,不过真正开饭的时候。火鸡就变成了无人问津了,最后一只大火鸡沦落到了大毛三只狗的面前。而桌上围着的一拨子人则是吃火锅吃的撑着了。

  “哎哟!”禹欢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肚子。一只手摸着趴在自己身边的三毛面对着壁炉坐着打了个饱嗝之后发出了一声:“吃的真是饱啊”。

  “可不是饱么?”贝海望着禹欢说了一句:“整整两盘子鱼肉都被你一人吃了,还有小半盘了牛肉卷儿。我看到明天中午你都不会饿了”。

  周夏听了贝海的话笑着说道:“也不能怪禹欢,大家吃的都有点儿多。是不是因为大家在一起抢着吃吃东西香啊,我的肚子吃的也是滚溜圆的,没有想到我还能吃的下这么多的东西!两个鸡蛋,还有一盘半的鱼肉片儿,加上也不知道多少的青菜什么的,忘了,还有小半盘子的牛肉卷儿”。

  黎未未现在则是躺在自己的地铺上,头朝着壁炉的方向躺着消食闻言插口说道:“谁吃的都不少。胖叔你们家的东西真好吃!不说鱼肉连牛羊肉都比外面香一截儿!”

  说完转了一下侧着身体向着贝海的地铺方向问道:“我说胖叔,你不会在汤料里加了什么壳儿吧,这么鲜!我告你这可是违法,你想毒害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

  六个人吃饱了之后,贝海直接把家里的用电总闸给关掉了,这下子房间里一片乌黑,只有壁炉还有壁炉上的两个蜡烛发出微弱的光线。一开始的时候很不习惯不过过了半个小时之后,大家都觉得现在也别有一番趣味的,似乎是离开了电大家心里更加了平静了似的。

  如果是有电的时候。几人一准儿坐在电视机前一边看电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要是电视节目不错,大家说不定都安静的看起了电视。

  可是现在关了电,大家一起聊天就觉得这时候聊天的氛围不一样了。因为你说的什么别人都用心的听了,不像是有电的时候聊天,时而会心不在焉的。

  也就是说现在大家聊天聊的更加的热络了。似乎几人的心理距离又更加的近了一些似的。

  “看把你美的!还花朵呢,你们最多就算是祖国的歪瓜裂枣!”贝海说道:“别的没有新鲜而干净的吃的我这里还真不缺!”。

  贝海自己种的就不说了。绝对实打实的绿色食品,羊肉则是巴里送的。挑的都是最好的羊都是自然生长的草料喂出来了,连别的牧场常喂的抗生素都没喂过,那羊肉自然是味道很好,牛肉也是这样直接从人家牧场里买来的。

  这样的食材再加上贝海这小手艺,黎未未这三人每天都是吃的饱饱的,不过是吃完了之后通常就开始有点儿像这样后悔了,女人嘛总是担心自己的身材,不过等着下一次开饭的时候三人又是一顿猛吃。

  “神仙日子啊!”黎未未看了一眼贝海之后,拍了拍肚皮说道。现在三人都似乎不怎么注意形像起来。

  “过一两天还行,要是让我这么一直过下去我受不了,太无聊了一点儿”卡森这时趴在壁炉旁边自己的地铺上,身体已经缩进了被窝里。

  三个女人的铺子占住了壁炉边上最暖和的位子,三个男人自然是只剩下边角旮旯,卡森和齐一铭分别贴在壁炉的两边,贝海则是靠着卡森,贝海和齐一铭之间是三个姑娘的铺子,男女之间是大毛二毛三毛加上小太妹的位置。

  禹欢点了点头不过接下来就提议说道:“咱们讲鬼故事吧,以前在国内上学的时候六个人一个宿舍,有的时候大家就讲这个,可有意思了”。

  “讲鬼故事?”贝海没有住过集体宿舍,听了不由的反问了一句:“有意思嘛!”。

  禹欢把自己的小脑袋点的如同点头虫似的:“有意思,有意思!”。

  “那你先来?”卡森对着禹欢说道。

  “咳咳!”禹欢轻了轻嗓子开始说道:“我先去拿个道具,然后讲一个午夜的太平间”说完一溜烟的就去拿道具去了,就这身轻如燕的一点儿也看不出来吃撑的样子。

  “这个故事发生在医学院,……”一回来禹欢就吹熄了壁炉台上的几根蜡烛,然后用所谓的道具照的脸发白,她的道具就是一小手电筒。

  鬼故事嘛,住过大宿舍的人一般也有讲过听过,像是齐一铭就干过这事儿,不光干过而且还是老手。讲的故事把三姑娘吓的靠在一起,不过这三人也奇怪,虽说是害怕可是越害怕还越想听。

  “大娘,你为什么拖我下来!”齐一铭学着年轻稚嫩的声音说道。

  “小伙子,你要谢谢我!我跟你说你知道那一车人都一个样儿,知道是什么?”。

  讲到了这里,贝海就听到黎未未三人的呼吸一紧,禹欢还插口问道:“什么?”。

  “他们都没有脚,他们都是鬼,这一班车跟本不是二十八路,而是开往阴曹地府的公交车”。

  “啊!”。

  “小伙子想了一下,顿时发觉自己出了一声冷汗,立刻对着老太太感谢再三,然后沿着下小山坡的路就直接小跑了下去。当小伙子一转过了头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老太太的脸色正慢慢的变成了绿色,嘴角挂上了一道诡异的笑容!至此之后谁也再没有见过这个小伙子了!”

  齐一铭的故事挺不错是的,他讲的也挺恐怖,别说是三个姑娘连贝海这个大老爷们听着都有点儿害怕,唯一不怕的是卡森,这小子本质上就是个美国人文化差异摆那里,他还真没听出来齐一铭讲的二十八路公交车有什么好吓人的。

  论到手电筒传到了贝海手中的时候,贝海则是讲了小时候听过的老故事,池塘里的绣花鞋。(未完待续……)R1292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