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人在矮檐下-逍遥渔夫 bet36备用地址_bet36体育娱乐_皇冠bet36

逍遥渔夫

第198章 人在矮檐下

醛石2017-12-2 22:22:57Ctrl+D 收藏本站



  “赫尔!”。

  贝海刚掏出了车钥匙想上车听到了有人叫自己,一转头看到梅尔这人站在离自己五六米远的地方,冲着自己的挤着笑容。笑容什么的贝海没有发现不过梅尔那一脸如同便秘一样的表情让贝海心里暗爽不己。

  至于前面梅尔威胁自己的什么官司到现在贝海也都没有看到影子,而且贝海也相信这官司几乎是不可能开打了,因为梅尔不可能赢的!不说皮球算不是贝海的宠物,就算是吧,你跑去喂了人家的宠物未经主人的许可本来就不对了,还向主人收钱?想死不是!要是这个案子判了贝海赔,那谁还敢牵着狗上街,随便喂块三文治就是说里面夹的和牛肉,一块一两千美元的那种,那还不把狗主人给赔死。

  更何况贝海又不是上两年了现在口袋里有钱了,还会怕这小点儿小官司?

  “好久不见了,赫尔,怎么没有见到皮球啊”梅尔这边也是想找个话题,先把两人之间的尴尬事情岔过去。

  “皮球这段时间不肯回港口来,反正自己在海上绕也饿不着它!”贝海说道。这段时间贝海都把皮球关在空间里,不让它到码头±乱蹿就是防着梅尔一小手。虽说在这点上贝海做的有点儿小人,不过顺手的事情也就做了,万一梅尔有一天狗急跳墙冲着皮球来这么一枪,贝海都没地儿哭去。这事情可是保不准会发生的,贝海认为梅尔根本没什么问题,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干不出来。

  贝海说完对着梅尔挥了挥手中的钥匙:“有什么事情么?”。这意思明确的表明了要是没事情的话我就要上车回家了。

  “有事!”梅尔对着贝海说道:“你是不是想租船?”。

  “我不是说了租到了么?”贝海对着梅尔装作很是惊奇的说了一句。

  梅尔并没有说话。就是一直这么望着贝海,那表情十分严肃但是贝海怎么看这神态里面还挂着玩味。

  “好吧!我就是受不了大家烦我。连个圣诞节都过不好!船的事情还没有影儿!”被梅尔这么看了一会儿贝海就如实的说道,是不说梅尔的眼神有多威严。而是贝海当自己的手下败将真的提不起兴趣来再在这个事情上说谎了,因为让自己觉得自己丢人!

  “你的这个谎言没有用处,谁都明白你没有租到船”梅尔看着贝海认了这事儿脸色有点儿起色了,对着贝海直接说道:“反正是船东联合会下所有的船东都己经保证,以你开出的条件,你不可能租的到船!因为所有的格洛斯特船东们觉得你的要求有点儿坏了规矩!”。

  靠!贝海拍了一下脑袋心里想道:我怎么把这个东西忘了。

  所谓的船东联合会就像是个工会组织,只不过这是维护船东们的利益的,和船工联合会的对像不同一个面向船员一个面向船东。很显然梅尔说这话的意思就是船东联合会,至少是手里有延缆渔船待出租的船东内部已经达成了协议:要不贝海就不租。要不贝海就要按着以前大家制定在规则玩!

  梅尔看着沉思中的贝海,很是满意自己的话语起到的效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除非你这个渔季自己建一艘延缆钓船,要不是以你出的条作不可能租到一艘延缆渔船,至少在整个新英格兰地区”。

  “说说吧!你的条件是什么!”贝海望着梅尔嘴角挂起了一丝丝的笑容等着他的下文。梅尔这个人是无利不起早的,现在把这个延缆船东一起商量出来的价格同盟决定告诉了自己,那一定有着自己的打算。

  “船东联盟的决定就是分红,所以分红这一条无可避免只是在于多少的问题,如果你租我的非洲象号的话。我可以把分红降一最低的限度百分之二十五的水准上,然后时间上也可以给你放宽一个月,鱼季九月中开始,可以八月初船就归你使用。这样你也有时间带着你的新船员选钓钓金枪鱼,你看怎么样?”。

  贝海抬起手轻轻的敲着自己的车头听着发出的咚咚声,不由的思考了起来:自己这是被自己的‘英明决定’给蒙蔽住了双眼。自己想着不能带人分自己的收入,但是怎么就忘了还有联合会这个东西!

  虽然平时不见这个会起什么大作用。不过它可不是摆设,在美国能收钱的联合会都不是什么摆设。这种像是工会一样的组织别说是贝海反抗不了,连坐在白宫里的那位也没这个胆子得罪大大小小的工会组织。因在大大小小的政客竟选资金最‘复杂’的一部分就来自于这些个工会。

  现在摆在贝海面前的已经不是原来贝海的条件可行的了,就像是梅尔说的那样,至少是这个渔季贝海要么按着船东会的决定来,要么手下的几个船员以前干什么这个渔季继续干什么。

  以为别人都是笨蛋的人其实自己才是最大的笨蛋。就像是前一段时间,自己想着一分钱都不多分给这帮船东一样。现在事实马上给了贝海一个大耳巴子:你可以选择租还是不租,但是现在你己经没有多少权力对于租船的价格说三道四的了。因为这个东西行业己经制定的最低标准,别人或许能租的到固定金额的延缆钓船,但是你贝海就不要想了。

  就橡是海尔说的这样,最低的限度就是百分之二十五!

  至于说你想耍个小聪明,去别的地方租个船过来?反正贝海是不准备干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贝海觉得自己要是这么干了,那船东联合会一准儿能让自己租的船出不了港,然后船东会律师就开始起诉什么不正当竟争之类的,而上了法庭工会的赢面要远大于贝海这个‘无视规则’的人,美国人相当重新规则,而且也愿意维护规则,因为这是对大家都有利的事情。就算不赢反正告到渔季结束,也就算完成任务了。

  从某一方面说这是不是价格联盟垄断?毫无疑问是啊!不过可惜的是贝海没处说理去,因为定额船租在文件上是给那些入行的新人,或者收入微薄需要靠此生活的人准备的。你别管租给的别人是怎么怎么样的,现在你贝海说白了就不适合这一条。

  梅尔看着贝海一言不发,皱着个眉头的样子,脸上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这心里己经是乐开了花,爽翻了天!至于爽的程度那真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要不是梅尔还想着把自己的船租给贝海,狠狠的赚上一笔分红的钱。梅尔准要当着贝海的面跳起舞来,要是梅尔是个陕北人的话说不定都要扭起热烈的大秧歌了,要是活在高原一准儿高唱咱们农奴翻身把歌唱了。

  爽!太爽!非常爽!这就是梅尔现在的心情。

  欣赏了一连栽了两次的老对手脸上那愁眉苦脸的样子,梅尔决定还是选打破这个僵局,年青人嘛有的时候做事挺冲动的,万一贝海恼羞成怒直接来一句:老子今年就不租了!那企不是立刻就像是一下子把梅尔扔到了南极洲去了嘛!梅尔作为一个老商人从来都是把赚钱放第一位的,把个人荣辱放一放,梅尔决得赚钱才是一个商人要考虑的,至于面子什么的就由他去吧。

  “要不这样吧,我再给你加一个月的租期,但的别的优惠我也没法给了”梅尔说道:“我们毕竟刚合作过,大家也算是熟人,虽说我这人别人说很挑剔,但是收船的时候也没有难为你吧,那都是别人看我的生意好在背后抵毁我的!”。

  说这话的时候梅尔选择性的遗忘了自己想把皮球弄到手发财的事情。

  贝海想了一下抬头说道:“反正还有时间,我再想一想,想好了才通知你”。贝海知道梅尔上面的话说的都是实话,如果要是租船的话梅尔这条件真的很优惠了,别的船东也不会出的再多了。而且就算是再多也没什么意义了。

  就算给你免了几个月,从明天开始你就一直用船直到渔季,看起来你是免费得了一艘船用,不过码头的泊位还有保险费杂七杂八的东西可都要你来掏的,贝海要是拿下了平时不对外租的话那就是亏钱,还替别人保养船。

  “嗯!那你好好想想!”梅尔说了一句之后就转头离开了。

  贝海则是继续想着这个事情。

  “梅尔过来干什么?”迪戈看着梅尔走了就凑了过来对着贝海问道。

  贝海这里遍一五一十的把刚才两人的对话大体的说了一下。

  听着贝海把事情这么一说,迪戈也说道:“这下子麻烦了,怎么把船东会搅和进来了!虽说属于他们的范围但是一般来说他们也不会管这个事情的,肯定有人在里面联络,说不定就是梅尔”。

  “事情都这样了谁搅和也没意义了”贝海说道:“人在矮檐下啊!”。

  “什么?”迪戈没听懂贝海的中文人在矮檐下。

  “没什么!我回到再想一想”贝海说道。虽说心里不想低头但是贝海也知道,自己怕是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不过贝海还是想多点儿时间挣扎一下。(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