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水手眼中的船长-逍遥渔夫 bet36备用地址_bet36体育娱乐_皇冠bet36

逍遥渔夫

第298章 水手眼中的船长

醛石2017-12-2 22:26:4Ctrl+D 收藏本站



  早晨天刚蒙蒙亮蒲合丸号来到了日本的本州岛和北海道之间的海湾。虽说现在己经是早上六点多钟不过由于进入了冬季天色亮的晚,这个点儿还没有看到太阳从海平面上冒头。

  不过船长昨天下了命令今天开始捕鱼,所有的水手们今天都在水手长徐恒的要求下起了个大早,而新上任的水手徐恒为了早上的捕鱼五点钟不到就从自己的被窝里爬出来了。

  水手们一个个裹着厚衣服几人一堆的站在甲板上,几乎每人的手中都夹着一支烟,把身体缩在甲板机械的背风处,一边小声的聊着一边时不时的抬头望着甲板门口。

  “水手长,你还是进去催一下船长吧,大伙儿都等了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还不见船长出来,不是说今天要捕鱼么?”。

  有一位水手实在是有点儿等不下去了,仗着自家和徐恒的关系不错就凑到了徐恒的面前一边递上了一支烟一边建议说道。

  徐恒接过了烟顺手借着这位凑上了来的火点燃了吸了一口之后说道:“就这么点儿时间就等不了啦?你们也太娇气了一点儿,以前在日本人手下的时候大家起的比现在还早呢!赵有根,要不我派你去催?”。

  “那还是算了!”赵有根一听就下意识的缩了缩脑袋,老实说对于这个年轻的船长赵有根还有点儿怵,因为接触的少而且这位船长这些日子几乎都是缩在船桥的了望室内,平常根本不上甲板。

  “你不去就老实的等着”徐恒说完看了一下自己腕上的手表,一看发现离自己催着水手们到甲板集合己经是过了快四十分钟了。

  作为水手长徐恒催水手起来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今天在船桥值班的徐恒很罕见发现了水上漂着的浮木而且是自然浮木。

  浮木也称流木也就是海面上漂着的几根木头,大约就是陆上一棵树不知什么原因掉到海里,现在正随着洋流这么漂在海面上。

  不要小看这种浮木!所有围网渔船的水手都知道,海面上有这么一根东西那十有八九就意味着浮木之下有着鱼群,虽说现在不知道渔群有多大不过能看到这东西总算是给这趟出海起了好兆头。

  围网渔船的作业方式自然是把鱼群又网围起来,但是在围网之前如何判断什么地方有鱼群,那就靠的知识了。

  一般说来就是三种方式了,第一种就是流木群,是指的鱼群跟随在海面漂浮的流木而形成的鱼群,这样的渔群一船来说是以鲣鱼为主,包含一部分黄鳍金枪鱼少量的大眼金枪鱼。跟随流木的鱼群也是最好定位,当然也是最容易捕捉的。

  第二种叫做鲸豚随附群,听这个名字就知道这种鱼群会跟着鲸或者是海豚甚至是鲨鱼的鱼群,这种渔群捕捉起来比流木群稍微的有点儿难度。

  最难的就是第三种,自然集群水手们又称之为起水群,指的是鱼群在海面跳跃或者是捕食海面饵料而造成海面上泛起白色的泡沫。这样的鱼群的好处是比较单纯一般仅由鲣鱼和金枪鱼构成,都属经济价值高的鱼群,坏的地方就是这样的渔群通常个体都是非常的活跃,整体鱼群非常的难以捕捉。

  现在徐恒看到的并且让船一直跟着的就属于流木集群,如果按着徐恒的的设想就是今天不发现这个流木那么蒲合丸号也该自己抛下人工集鱼器用于集鱼,所以说看到浮木对于这两天一直有点儿郁闷的徐恒来说真是好兆头:老板是个菜鸟不假,但是如果有运气在那也不是多大的事情,毕竟操作的都是这帮子熟练的水手。

  徐恒的心里不着急吗?这是假话!谁大冬天的六七点钟起来站在甲板上吹半小时多的冷风不着急,不过徐恒仅仅是个水手长连大副都不是,况且就算是大副着急又有个屁用,除了船长之外谁着急都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一根烟抽完,徐恒望着舱门口心里是盼星星盼月亮希望自家的船长从舱里出来。

  很快一个人影冒了出来,徐恒这心里突的一喜等着看清来人的时候不由的又叹了口气,来的不是船长而是那位同样菜鸟的美国大副。

  对着一个会英语的水手招了一下,徐恒就迎了上去:“迪戈大副,船长怎么还没有出来?”。然后示意这位能讲英文的南亚水手把自己用日语说的话翻译过去。

  迪戈这里一出门就看到了所有的水手站到了甲板上一个个缩着脑袋躲在甲板避风的地方如同蹲在一起的小鹌鹑。

  “现在这时候船长怎么可能出来!”迪戈不由的张口说道。对于贝海迪戈算是了解的了而且昨天也就捕鱼的事情问了一下贝海,贝海的回答挺简单的:等我睡醒了再说!

  “我发现了流木而且初步观察了一下跟随流木的鱼群还是相当不错的”徐恒立刻说道:“只要船长下了命令咱们观察一下合适的话操作起来也就是二十分钟就可以完成围网了……”。

  徐恒现在己经猜到了自家船长估计现在正睡在自己温暖的船长舱里呢,冬天的觉好睡嘛!不过觉好睡但是出现了流木徐恒就这得不争一下了,就是看在自己的这份薪水上也要告诉这一正一副两菜鸟,现在该围网捕鱼了!就算是你下声命令就成,剩下的自己就可以带人干了。

  很显然作为大副的迪戈并不是这么想的,迪戈对于贝海找鱼的能力就差烧香磕头了,一个小水手长的意见哪里是他在乎的。

  “我知道了!但是现在船长没起来怎么办?刚才我去船长的舱门口叫了一声,发现船长的语气可不好,这起床气可是够可以的”迪戈说道:“大家都别站在甲板上吹风了,赶紧的都回舱里去,通知厨房给大家弄点儿热乎的,好好的吃一顿早饭!然后等着船长出来就干活了”。

  一听迪戈这么说,不光是徐恒连被抓来做临时翻译的这位也傻眼了,更别说凑在不远的地方正偷听三人对话的几个水手。

  我X!到海上捕鱼船长还有什么起床气?只听说过捕不到鱼或者说是渔获量足船长发火的没听说睡不足船长会发火的,要是想睡的舒服不如直接去陆上搂个姑娘不是更好?

  刘有根傻愣了一会儿对着旁边的工友问道:“老陈你说我们是来捕鱼的还是来旅游的?”。

  “咱们这船长还真有个性啊”站在刘有根旁边的这位被称之为老陈的水手也苦笑着应了一句:“看来咱们的什么奖金是不要指望喽!”。

  遇到这么懒的船长还能有奖金?很快的甲板上的水手都知道了自家船长现在正在舱里睡觉呢,至于今天说的开始捕鱼在什么时间正式开始估计很难说,原因很扯淡:自家的船长要睡觉!

  捕鱼要等着船长睡足了觉,这帮船员顿时觉得自己也是醉了!

  回舱去吃早饭这个在捕鱼日非常之奇特的命令就这么被美国大副宣布了,二十几个水手也就三五成群的往船舱里晃,本来听说发现了流木大家都有点儿小兴奋,现在这点儿小兴奋估计都飞到了爪哇国去了。

  水手们都在甲板上冻了老半天了现在回舱里哪里还能睡的着回笼觉啊,一个个吃完了热气腾腾的早饭干脆就在餐厅里三五成群的打起了扑克。

  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中午,这些水手们的心气也就越来越低,流木群最好的围鱼时间就是早上,也就是在天亮不久的一两个小时左右,现在就算是下网这鱼群质量也很难说了。

  “我们的船长这下睡的香了!”一个操持着有点儿怪的日语水手把手中的牌扔到了桌子上发出了一声啪的响声后说道。

  “我总算是明白为什么只干一个月了,感情大家都是来陪这位玩玩的啊!”另一个水手抬了下手示意这牌自己不要了。

  “我就说年青的船长不靠谱,满打满算的我也干了快十年这行了,别说二十多的船长就连三十几的船长都没怎么见过!估计又是谁家有钱的公子哥觉得捕鱼新鲜来玩这一下子的,咱们老实的应付着吧,这趟出海大家心态都放轻松一点儿,就当带薪旅游来了!”。

  “也是!就该这么想!”。

  “今天早上有点儿亏了,起的这么早,要是早知道直接蒙头睡到自然醒,这日子过的跟他娘的过的如同春节在家似的,就是旁边少了婆姨!”。

  另一个水手的话立刻引的旁边其他的水手一阵哄堂大笑。

  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中午,徐恒的心也越来越往下沉,到了时钟指向了十一点的时候,徐恒心里想道:自己拿着钱就行了,这么卖力为什么呢!人家船长现在都在睡着自己这打工的图的个什么啊!

  想到了这里对着旁边的大副说道:“迪戈大副,我看咱们让厨房准备午饭吧,这还不知道船长什么时候睡醒呢!”。

  说这话的时候徐恒都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居然这辈子还能让自己碰到这么奇葩的船长!R1152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