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天元观-逍遥渔夫 bet36备用地址_bet36体育娱乐_皇冠bet36

逍遥渔夫

第456章 天元观

醛石2017-12-2 22:31:30Ctrl+D 收藏本站

一看到这老头贝海心里就有点儿小不爽,而那个老家伙也是一脸的瞧不起贝海的样子,看老头脸上表情贝海二话不说立刻带头从自己小院门口向着山坡上的上山小道走去。△,

  贝海这边一迈脚唐浩杜合这些自然是都跟了上来,一行人立刻排成了一条松散的一字长蛇阵向着山上走去。贝海和许辉是蛇头,后面稍慢上半步是唐浩,再后面是杜合秦薇,两人的身后是两个提着黄金的小道士,小道士之后才是老头爷俩。

  在贝海的脚下以前村民们用脚踩出来的小道己经不见了,现在是一条蜿蜒曲折的石制山径,一条条青条石大约两米长一个台阶的高度四十公分左右的宽度,每隔着大约两百多级路边就是一个小平台,上面摆着石凳子留给人休息。

  “靠!果然不是花自己的钱!”贝海走了大约四百多级望着身后还有前方青石台阶说道。

  这些青石台阶上面可是写着天元观三个字,不用说这可都是用的贝海的钱铺的,现在贝海的心里想着脚下踩的台阶要是从青石的换成水泥的怕是连现在成本三分之一都不到。想到了这里心里不由的补了一句:好家伙!你看看现在这浪费的。

  “怎么了?现在知道心疼钱了?”跟在贝海旁边的许辉听到了贝海的话笑了两声对着贝海呶了一下嘴说道:“上面还有的你心疼的地方呢!”。

  两人这边一站住小声说了两句,唐浩从后面赶了上来,一只脚跨在了上面的台阶上另一脚放在了下面台阶。一只手按着弓起的脚对着贝海说道:“快点儿走啊!”。

  “看把你急的,我说就你这样还能走多远?”贝海看着唐浩说道。说完也不得唐浩回答直接对着下面提着箱子身上还挂着大大小小几个包的俩小道士问道:“怎么也不开条路,这样开车上来不是更方便了么?”。

  说完了这话贝海想起来。她妹的这开路还不是自己掏钱立刻摆了下手说道:“算了!算我没说!”。

  小道士姚元春说道:“回太叔祖,本来武叔祖意思是想开条路的,不过安叔祖说了有路和无路没什么分别,有心的人自然能上来元心之人上来的也是无心,随缘吧”。

  “老道士还想剃了头当秃驴不成!”贝海听了姚元春的话不由的嚷嚷了一句。

  姚元春和安元芳都听到了贝海的话,不过两人就当是没有听到,别人骂叔祖自己这边当然要争上两句,不过太叔祖那就算了,虽说这个太叔祖年纪这边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奈何这辈份太高了不是两人可以搅和的。

  说完了这句贝海又带头向着山上走,贝海这边整日里在船上混不在船上混的时候就在岛上每天游泳玩,这身体远不是杜合几人可以比的,就连两个常上山下山的小道士现在也比不了当然了现在俩人是肩背手提的拿着东西的。

  将近一千级台阶走了下来,杜合这些人己经是大喘着气了,连两个小道士都不停的抹着汗坐在一旁直喘气,整个队伍当中看起来气色最出色的就是贝海和那个前面躺在车上的老头,这货只是微微的有点儿气粗,脸上连个汗珠儿都没有见冒。到是他的儿子坐在一旁的休息凳上双手扶着膝盖大喘着气儿。

  贝海的心息有点儿粗不过三两分钟之后整个身体就恢复了过来。

  “以前没有觉得有这么远啊!”贝海望着上面的台阶对着杜合几人说道。贝海的感觉怎么多了石条台阶反而是更加远了一点儿呢,以前自己到天元观的旧址来觉得似乎不用走一千多个台阶,而且现在的问题是走了一千多个上面好像还有好几百个似的,至少现在还看不到头。

  安元芳抹了一把脑袋的汗对着贝海解释说道:“以前的那条小道是从山背上往观里走。现在这条石道是曲线蛇型绕过了几个鹰嘴崖往山上去,直线距离上大约近了三分之一呢,不过以前的小路比较平坦这条石道有点坡度有点儿陡……”。

  “明明是有近路为什么还修的远了?”贝海这边听了安元芳的解释不由的问道。一个路扯不扯直线的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你也不能把一条道从近的把它给修远了吧。你瞧瞧这一路上的台阶多的。虽然说贝海不知道最近上山到底抄近要多久,但是从上山的时间来算贝海觉得这石头道还是比以前自己走的羊肠小道儿要远的多了。

  安元芳说道:“这远近的问题您要问祖父了”。

  贝海听了点了点头没有再问下去。休息了大约十分钟一群人又继续上山。贝海一边走一边数着大约又走了将近七八百级的台阶自己这一行人才望到了天元观的大门。

  一看到了此刻的天元观贝海不由的就有点儿痴了,青砖灰瓦的大门古色古香,两边分别写着一个楷书的道字,那笔力遒劲连贝海这个不懂书法的这一刻都有点儿被感染了。整个前门虽说高大却不奢华,门旁各两株巨大的银杏树现在满树的金色叶子托着青砖灰瓦没有一些寺庙的辉煌不过却带着一种脱俗的气质,门口三个道人正的拿着扫把轻轻的扫试着前门口石阶上的落叶。

  太阳透过了树叶的缝隙照到了这些道士还有附近扶栏上的兽首上形成了一道道的光柱,并且光柱的光线还在空气之中晕染了开来,把所有的人或者物都罩上了一层迷离的金色光线。

  整个天元观的飞檐云瓦在光斑和树叶的掩映之下似乎是蒙上了一层仙气,让贝海的觉得眼前的景像一下子不真实了起来,仿佛自己这是到了人间仙境。

  “怪不得你们要跟着来后面看看!”贝海一边向着殿门口走着一边对着身边的唐浩几人说道。

  “要是没这点儿看头,咱们也不会眼巴巴的跟着你来了”唐浩说道:“老实说我也看过不少名观盛寺不过没一个能给我这样的感觉,觉得看着它自己的心里都脱去了一些尘世间的俗气。心里不由的静了几分”。

  杜合说道:“我也是,去了几个所谓的名寺之后我对着这些寺还有一些观就再也不感兴趣了。等着这里一建好还是听唐浩说了才来这里一看的,谁知道这一看就觉得这心里感觉就有了……”。

  许辉说道:“我没这么多的感受。我就觉得天元观像个净心之地,不像是一些破烂玩意儿,一进寺门就让你烧香,然后什么388、588、1988元之类的香火钱就凑上来了”说到这里许辉比画了一下说道:“最后三千多香都快赶上水泥电线杆子这么粗了,这哪里是他娘的和尚庙,就他娘的屠宰场!跪个泥胎木塑比去趟医院还黑”。

  “行了,就你话儿多”唐浩对着贝海笑着说道:“这小子跟我去了一趟河南的寺院,人家一上香的和尚让他上三百多的香这货直接往人家的功德箱里扔了十块被人家和尚狠剜了两眼,一直怀恨在心……”。

  “这一点儿我到是认同许辉。屁事不管只知道死要钱的‘佛祖’和寺庙不拜也罢!”贝海不介意的说道:“建观的时候我就己经和几个老道说好了几条,烧香这玩意儿可以烧不过这个八那个九弄个电视购物似的就不要搞了,一盒香最多不能超过超市的两倍,功德箱也不会说一定要捐多少,而且这收入还要贴出来……”。

  一边和大家说着贝海一边抬脚往里走,老实说贝海不恨佛教不怨佛祖,但是对于中国的这些和尚真的没什么太好的印像。现在自己建了一个道观虽说是有还恩的意思,不过再怎么报恩贝海也不可能让这个观向着这种方向发现,观就是清修之地不是什么敛财的摇钱树。不说说一帮子人住个寺蹲个庙弄的人模狗样的就可以不劳而获了。

  “太叔祖!”

  “太叔祖!”

  门口打扫的小道士看到了贝海这一群人过来不由的都抬起了头来。不过这几个小道士并不认识贝海,得到了安元芳和姚元春的提醒这才对着贝海稽首行李,至于旁人则是以客相称。

  贝海这在一一对着小道士们回了礼。进了观门看了一眼贝海就对着姚安两人问道:“观里现在有多少人?”。

  姚元春回道:“一共一百七十四人!”。

  “这么多?”贝海不由的惊奇说道:“多出来这快一百多口是怎么来的?”。门口有几个就罢了,这一进了观里放眼望去至少也有二三十人正的前院打扫。而且其中大多数都是十**岁风华正茂的小道姑,贝海这边顺眼望了过去还有一个两个很是有点儿姿色。

  看到了这样的情况贝海不由的心里跳出来一个疑问,这观里怎么还有这么多的女道姑而且一个个都比自己上次看到的年轻多了。是不是安武孙这几个老道儿人老心不老。瞒着自己这个师叔搞点儿少儿不宜的勾当。

  “这些都是几位师伯祖师叔祖收养的一些孤童,这些孩童被势弃的时候就以女童居多……”安元芳则是把这些十**岁有男有女的小道童出身都说了一下。

  “哦”贝海听了安元芳说完就不再多说这事儿直接由安元芳领着通过了前殿旁边的厢门往大殿方向走。到了大殿的前面还能看到一些人在忙碌不过这些人己经没有几个穿着便装的了身上**都着着道袍,大殿里面供的就是三清像。

  大殿的两旁侧是一些供客人落角的厢房。对于这里贝海不感兴趣。杜合几人也是来过住过的,一行人谁都没有兴趣就直接穿过了大殿往里走。过了大殿这里就是道士们日常生活的区域了,也就是唐浩几人想见但是一直没有能看到的区域。

  不论是大殿还是前殿都带着一点儿庄重还透着点儿仙气,不过一穿过了大殿之后再过了一位摆着天元观第一代宗主的塑像配殿时候整个景色就为之一变。

  “哇!”唐浩站在台阶上望着眼前的景像不由的赞叹着说道。

  同样表情的还有杜合许辉这几人,当然了一直跟在后面的老头子父子俩人这时也是睁大了眼睛,而此刻贝海也是如此!不副不可思议的望着自己看到了景像。

  落英缤纷!贝海从没有想到在这秋季还能看到春日的景像,自然是和其他人一样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