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苍蝇-逍遥渔夫 bet36备用地址_bet36体育娱乐_皇冠bet36

逍遥渔夫

第462章 苍蝇

醛石2017-12-2 22:31:39Ctrl+D 收藏本站

这几天贝海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从早晨起来就跟着武老道耍耍功夫,然后就在天元观里乱转小日子过的美美的。前两天的时候许辉和唐浩还能和贝海杜合秦薇儿个一起转转,不过现的两货早就没了影子了,从早到晚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这潭子里不会是没有什么大鱼吧!”贝海望着渔浮对着坐在旁边的大几十米的秦薇和杜合两人喊道。

  “随便钓钓而以,还能指望着真的钓上多大的鱼来?”杜合瞅都没有瞅贝海一眼继续瞅了一眼自己水上的浮子,看浮子没有动就张开了嘴吞了秦薇送来的苹果片儿。

  现在贝海三人一身的打扮己经不是刚来时候的一身常装,而是换上了一身道袍。杜合虽胖不过好在身高足够高,贝海这边能也不是以前的小胖子现在身体非常的精壮虽是身高不出彩可是体形很好,至于秦薇那就更不用说了要脸蛋有脸蛋儿要身材有身材,要不是杜合也不会一眼看上她,素色的袍子穿在了三人身上更添了几分神彩。

  三人早上**点钟就带着小板凳儿过来观边的小湖边上开始钓鱼,这己经快到了中午三人只钓上来两三条小鱼秧子,最大的一条也不过有手掌大小,真的算不上什么‘鱼’。从得了坠子之后贝海钓鱼哪里有过这样的‘战况’?自然有点儿坐不住了。

  杜合两人的精力跟本不是放在钓鱼上,现在秦薇正坐在杜合的腿上两个货也不避着远处的贝海就这么卿卿我我的好不腻味的一起纠缠着,时不时的还喂个水果什么的秀一下恩爱。

  钓了一会儿,贝海觉得自己有了放水的**直接放下了鱼竿走了几步找到了一棵大树后面就开始解开了裤子对着树根哗哗的放起了水来。

  “海娃!海娃!”。

  贝海这边正在系着袍子上的布带子呢,就听到有人叫自己,而且这个声音还挺熟悉的,系好了带子之后贝海就从树后走了出来。

  “谁啊!谁找我?!”

  一出来贝海就看到了沿着小道向下走的一男两女三个人,男的很粗壮女人也不是太瘦弱,后面跟着的是位五六十岁的老太太,贝海这一瞅就看到了老太太不是别人正是和自己家关系亲近的三婶。即然后面的是三婶那前面的壮实的男人就好猜了,而贝海从这人的脸上也看出了他小时候的一点儿影子,正是三婶的儿子秋生。至于那女人贝海实在是想不出来是谁。

  “海娃子!”走在后面的三婶一眼就认出了贝海,立刻开心的抬起了手和贝海打起了招呼。

  贝海一看立刻紧走了两步迎了上去边走边大声道:“三婶。你们家不是搬县城去了么,怎么今天到这里来了”。

  三婶笑道:“你这孩子就不兴三婶过来看看你?”。

  见面大家这么一寒暄贝海才明白跟着秋生一起来的姑娘不是别人正是秋生的老婆,而且这姑娘还是个读过书的,至少比秋生这货刚初中毕业读的书多。

  在这里见到了三婶贝海也挺开心的,几人直接就找了个干净点儿的地方坐了下来。至于自己钓鱼的小马扎那自然是三婶这个长辈坐着了。

  “我带着秋生和王丽过来还愿,听说你也在这里就向道长们打听了一下……”三婶一坐下来就对着贝海哇哇的说了起来。说完之后顺带着抱怨了一句:“你这娃子回来的时候也不到三婶家走一趟,三婶家现在好找,就在你姐家的旁边隔四房就是我们家的房子”。

  贝海一听立刻笑着说道:“可以啊三婶,这是发达了?”。

  住在贝海姐姐家的旁边那房子可不便宜,整个小区一半的独幢一半的连排都是别墅,算是县城里最贵的小区。在小县城一平方都要上一万了没有个两百万往上走跟本没可能住进去。

  三婶笑着说道:“还不是亏了你,秋生现在拿的钱也多了!”。

  “怎么样海上的生活还能适应吧?”贝海对着秋生顺口就问了一句。

  秋生憨厚的笑道:“适应适应!这活儿可比我们以前的活儿好上太多了”。以前秋生在工地干活那地方哪里能和秋山渔业比,而且秋生一进去可就算是秋山一正式员工按着日本工人资结算的,虽说只有日本工资的八成不过这收入也不是国内一线城市的所谓普通白领可比的。

  秋生算是秋山渔业最低的一档工资。因为他工作踏实认真但是却没有什么突出的成绩,所以现在一直是这个档次,老实说今天要不是见到贝海都有点儿想不起秋生在自己的秋山渔业干活了。

  三婶听了秋生的话脸上顿时就有点儿冷了:“你还知道这活儿比以前好?那你还记不记得这工作谁给的?”。

  听母亲这么一说秋生有点儿闹了个大红脸,秋生的媳妇王丽这时也就低着头,贝海这边看了一下就心想:虽然媳妇进了门三婶她老人家的地位在家里还是一顶一的说话好使!你看,连媳妇在她说话的时候都缩着脑袋。

  不过三婶的话中明显有什么事情贝海也听出来了笑着问道:“这是什么事情惹着您生气了?”。

  三婶看着儿子的样子不由的脸上的恼怒更增了一分,瞅了一眼秋生对着贝海说道:“就是你的那个公司,有人要拉人出去干拉到了秋生,说是薪水给的比你这里还多了一成半。然后秋生就回家跟我说了,我这一听就让他把这事儿和你说一下让你也能有个准备。但是这憨货说乡里乡亲的现在也没说定了,不好告这个状!你说他是不是要气死我这老娘!”。

  说到了这里三婶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失望说道:“我怎么就生出个这么不着气的东西来!”。

  秋生听了不由的分辩说道:“我又没有证据说人家要走”

  贝海一听心里不由的对秋生有点儿小失望,自己想着放着秋生进秋山公司本就是想着有些时间他能给自己提供一点儿桌面上看不到的东西,现在他却傻呼呼的一点儿没这个觉悟。还给自己找什么破证据来了。要是换成了聪明一点儿的人,这个事情出来立刻就会给老板通个消息了,哪里会管轮的到弄清到个人谁走谁留啊。

  贝海心里这么想不过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脸上仍就挂着笑,瞅了秋生一眼看着他那憨憨的样子就觉得自己也不能怪秋生,明显是自己看错了人秋生就干不来这事情,他就是一个埋头光知道干活的工人。他干不了斗心眼的事情。

  想到了这里贝海心情就完全恢复了过来对着三婶说道:“没事儿三婶。谁走我都不会留,现在拿着钱还找不到人不成?”。

  贝海这话说的相当有底气,虽说秋山的几艘船上水手百分之九十五都是临时工,其中一大半都是来自于国内。但是这些人的工资并不低,因为贝海没有那狠心让自己的公司成为血汗工厂,除了规矩多条条框框多之外工资不错还有休假算的上是个好工作,想找人自然是不在话下。

  三婶听贝海一说伸腿踢了秋生一下:“你和海娃子说说把你知道的都说了”。胡三婶现在心里那个气啊,觉得自己怎么就生出这么个木脑瓜子来。

  秋生被母亲踢了一脚之后期期艾艾的说道:“我听说一家国内的老板还有可能是公家的老板想挖徐队长过去。老板只出船徐总负责找人带船,听说有四艘船比我们现在还大还先进的金枪鱼船……”。

  听秋生这么一说贝海就明白了,国内款爷或者就是组建的国有的渔业公司看上了自己这赚钱的生意觉得自己能插上一手。在他们看来估计这事情简单只要有了船那人还不好搞?只要票子给的足了有什么人挖不到?直接上手就开挖徐恒这个一直算是贝海船队大副的人,看样子给徐恒的条件还挺足,连船员都让徐恒自己找看来也是下了血本了。

  贝海虽说对于生意上的事不关心,不过这种简单的商业竟争模式还是知道一点儿,就近的例子是要造汽车的苹果直接从特斯拉挖人的事情。这招式简单而且实用不光提升自己还能削弱对手,关健是这招还屡用不爽自然就成了商业竟争中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手段。

  “不是船大就管用的”贝海不屑的说道:“你觉得有多少人会走?”。

  “这我真是不知道”秋生说道:“不过要真的是公家的厂子给工人的待遇怕是有不少人走”。

  贝海明白秋生说的意思,要是国有公司给工人正式的编制待遇的确能吸引不少人,端公家的饭碗对于这些人来说那诱惑不是一般的大。自己船员很多都是庄稼汉出身,对捧公家饭碗有着非比寻常的炙热。

  “随他们去吧!”贝海并不是担心多少人走这事情,没人了就再找呗,不说别的就单单一个横滨港想吃这碗饭的还少了?

  秋山听贝海这么说问道:“要是好多好多人呢?包括船长大副这些有本事的人都走呢?”。

  贝海笑了笑豪气的说道:“我最不缺的就是船长!”。

  说到了这里对着三婶说道:“没事儿,我这人不喜欢留人在我的公司来走自愿!”。

  三婶听了还是对着贝海说道:“海娃子这事儿还是小心点儿好,这么多熟手走了多少还是有点儿影响的!”。

  “这我知道,三婶,不过您放心好了”贝海对着秋生说道:“秋生你呢别跟着他们搅和,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干,别的我不能保证什么。但是干到六十岁退休没什么问题!”。

  秋生听了憨憨的笑了笑,笑容中杂着一股子说不出道不明的味道。

  贝海看他的样子不由的心里又叹了口气刚有点儿的好心情一下子就落到了底,因为从秋生的表情之中贝海似乎又懂了点儿什么,这一下子贝海完全失去了再谈下去的心思。现在贝海才觉得人家秋生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傻。三婶这边对着自己也肯定藏了什么事儿没说,秋生这回去说有人引诱的事情估计没有三婶说的这么简单。不过呢贝海也可以理解,人家毕竟是母子,而自己再怎么说对于他们也是个外人。

  几个人又聊了五六分钟之后,贝海就目送着三婶一家的身影沿着小道儿消失直到不见了。

  “好好消遣的时光跟吞了个苍蝇似的”贝海站了好一会儿叹了口气把刚才给三婶坐的小马扎又端回到了钓鱼点儿。(未完待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